在传统中创新 观新编高甲现代戏《围头新娘》创排有感

12月22日,新编高甲现代戏《围头新娘》在第八届福建艺术节中精彩上演。该剧以海峡两岸为题材,以“两岸一家亲”为思想立意,讲述震惊中外的“八二三炮战”后,晋江围

  12月22日,新编高甲现代戏《围头新娘》在第八届福建艺术节中精彩上演。该剧以海峡两岸为题材,以“两岸一家亲”为思想立意,讲述震惊中外的“八二三炮战”后,晋江围头与金门政治上的撕裂,民间上的愈合。

  《围头新娘》是泉州市高甲戏传承中心继《连升三级》《大河谣》《昭君出塞》《浮海孤臣》等经典剧目后,又一创新力作,入选2021年度国家艺术基金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型舞台剧和作品主题创作资助项目(一般项目),福建省舞台艺术精品工程重点剧目。该剧在继承传统高甲戏轻松、明快,具有闽南地域特色唱腔和表演程式的基础上,结合现代的舞台美术、灯光、音乐编曲,融入闽台民间舞台,赋予该剧更多元的风格,塑造出许多栩栩如生的舞台形象。

  高甲戏的传统程式在现代戏表现现当代生活的化用上,必然要迎来一场革新和变异。重新整合带有高甲韵味的形体动作,绝不是自然主义的简单描摹生活,这是一个美学处理生活情境的问题,把生活真实和戏曲表演真实充分融合,在戏曲高度程式化中,善于化用程式,创作出符合生活逻辑、艺术逻辑的肌体运动方式,是当代高甲戏表演不可绕过的课题。

  《围头新娘》年度跨越大,从建国后到改革开放后期,人物的装束、劳作方式、生活境况、思维价值观等完全是不一样的。这需要演员们亲身体验到年代感,在形体表演上区别出不同年月里人的精神风貌和思想情感,尤其是以高甲戏呈现,更要化用地方剧种本身的程式来表演,既是表达现当代的生活,让角色形体创作鲜明体现那个年代的“印象特征”,使得观众有代入感,又更是独具一格的本剧种样式,这对演员有极大的挑战性。该剧在第八届福建艺术节中深得现场专家和观众的好评与赞扬。

  《围头新娘》将闽南渔耕文化中的诗意与高甲戏程式有机融合,讲究优美变化的身段舞蹈,形成崭新的审美。郭小男导演一再强调演员要深入生活,熟悉了解乃至深刻体会自身角色,从思维情理、日常生活中品味角色的一言一行,即便是群众角色,也应该是别具一格的“这一个”,如此的确切与严厉,才有渔船上看似在一致律动上的毫不含混、毫不重复的群演形象。现当代出海的渔船有别于传统戏里的舢板船,它是机械船,那么在程式表演上已无法简单用舢板船上的表演程式。化用程式是将“情、理、技”融为一体。从生活出发,对程式加以适当的增删取舍,灵活运用,处理好人物内心体验与外部动作呈现的辩证关系,从而获得程式的规范性与人物性格相统一,塑造出活生生的艺术形象。程式不该是凝固不化的,它的创新是演员在表现新的题材、新的人物时的艺术革新,使得程式在不断创造总有所突破、丰富和变化。新的身段,新的组合,准确而严谨,各显风姿,把舞台的空间自由、时间自由淋漓尽致表达出来的同时,还须根植在高甲戏的根脉中。

  该剧的音乐设计既采用传统曲牌,又横向借鉴,运用了交响乐的配器法,吐字归音虽然受本地方言制约,但是在行腔上既夸张其语音,又吸收了其他声腔板式,无论是叙事还是抒情,声腔随词意走,舞蹈随声腔走,无不让观众充满欣赏乐趣。

  《围头新娘》在创排中衍生出新的课题,高甲戏传统在现代戏中如何展示,以及在现代戏中如何做到创新,“旧中见新,新中见根”。既保有自身传统魅力,又能够介入当下生活,与时代保持同步,在转型和蜕变中,融入当代艺术,进入新时代观众的审美视野,保持良好的生态,富有活力。这不仅仅是高甲戏所要面临的,更是其他剧种在当下传承中如何做好守正创新课题。它关系到剧种、剧团在当下的发展乃至如何弘扬光大。我们相信,在一代代高甲戏人的努力下,必然会创作出无愧于这个时代的新高甲戏。(吕尔端)